今天,成千上萬的香港群眾發起了激進的遊行示威,抗議即將授權中國政府將任何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並羈押在內地的“引渡條例”。三天前的6月9日週日大遊行可能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據組織者稱,高達100萬於人在香港潮濕的街道上游行。這意味著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參加了遊行!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6月12日)

(編按:我們在此發表一篇由IMT在台灣的同情者撰寫的一篇文宣,向在地的學生們解釋1989年天安門事件和學運的由來以及它如何被摧毀的,並解釋這個歷史經驗如何為台灣和中國的勞工和學生指出一個抗爭方向。)

5月28日,在法國馬賽市福斯灣港(Fos)工作的碼頭工人拒絕裝載沙特阿拉伯貨船Bahri Tabük號,由於該貨船的目的是將法國武器運往沙烏地阿拉伯,增援沙特政權在葉門發動的野蠻戰爭。

2019年4月17日,手持國民黨榮譽狀,頭戴車輪旗帽的鴻海/富士康大掌櫃郭台銘昭告天下,宣布參與國民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的黨內初選。他聲稱:這一切都是女神媽祖的旨意。

蘇丹軍事政變首腦奧夫

在蘇丹軍隊昨天(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總統奧馬爾·巴希爾(Omar al-Bashir)後,蘇丹人民仍然繼續在街頭上抗爭。他們拒絕服從由前副總統奧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為首的軍事過渡委員會所頒布的宵禁令。昨日,從群眾之間產生的一些口號清晰地表達了他們對這個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過渡政府的看法:“我們將不會接受另一個Koaz [當地人對極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貶稱- 編者按]。奧夫,我們將粉碎你,我們這一代人將不再被愚弄!”更有甚者大喊著:“革命才剛剛開始”。

(按:本文原載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義大利支部所發行的革命報(Rivoluzione))

(按:本文為托洛茨基致基輔同志們的一封信。俄文原文刊登於1923年5月31日《真理報》。後載於俄文版《托洛茨基全集》第二卷,並由Marilyn Vogt翻譯至英語並收錄於托洛茨基《論日常生活問題》。中文譯自英語版。)
譯者:楊進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殺前,他預言二戰的結果會是斯大林主義政黨全面崩盤,第四國際會變成領導革命的群眾性政黨。但在戰後,蘇聯進軍東歐之後建立了數個民族共和國並很快完成了財產公有製,中國共產黨也擊潰了蔣政權。斯大林主義出乎意料的勢力大增,導致了第四國際陣營內出現分歧。以米歇爾・巴布洛(Michel Pablo )為首的國際領導,先把南斯拉夫列為資本主義國家,後來鐵托和斯大林分裂後,又認為南斯拉夫變成了相對健康的工人國家。關於中國革命建立的國家的階級性質,第四國際的領導也有矛盾的分析。格蘭特領導的英國托派在第四國際陣營中有比較獨到的理論。在本文章,他提出的立場是中國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國家,並預測了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的發展總趨向。本文摘自於《不間斷的傳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語原文刊登於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泰德·格蘭特專欄
譯者:陳湘靈

謝雪紅是20世紀初台灣革命運動內的關鍵人物。儘管她出身於一個文盲貧農家庭,並且要面對極度落後父權社會為她樹立的種種限制,她仍然得以建立和領導台灣共產黨。

(按:以下是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美國支部所發表的一份入門理論學習書單,經譯者稍做修改,加入了對中文讀者們應該有興趣的文獻。本書單特別添加了幾篇由IMT發表對於中國的分析。)